• <input id="quapo"></input>
   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quapo"><tr id="quapo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div id="quapo"><span id="quapo"></span></div>
    會員登陸: 用戶名:   密碼:     注冊   忘記密碼?
    桐城市人民政府網   
    ‹‹ 上一主題 | 下一主題 ››
    發表新主題 回復主題
     標題:省政府辦公廳信息處張守福:一個時代的交響曲————評桐城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
    快速分享: 樓主
    春來江水綠如藍
    主題:27
    回復:53
    注冊時間:2008-10-21
    一個時代的交響曲————評桐城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


    翻開吳春富先生的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,熟悉的場景撲面而來,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了集體出工、領取工分的那個年代,有幾分喜悅,也有些許惆悵。

    作為經歷過生產隊時期的“過來人”,對生產隊長這一稱謂,是有無比崇敬之感的,因為那時村里社員的一切大事,諸如生老病死、上學、當兵、結婚以及外出、外聯等等,都需要生產隊的“大印”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生產隊長是一個“官”,是國家根基上舉足輕重的“一大員”。

    所以,當我在閱讀之時,總有種莫名的神圣感。我想,我應該為這本書,或者說為烙有時代印記的“生產隊長”說點什么。

    說點什么呢?書評不能胡亂寫,對生產隊長這個特殊群體更不能妄加評論。為能評到點子上,不至于無病呻吟或隔靴搔癢,于是,我請教好友兼文友、文學評論家王順中碩士。王老師對我說:佛家有言,參禪者最講究見心見性,心中有什么,眼中就能看到什么。不同之人總會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和立場上看待問題,進而得出差異迥然的結論。

    我明白了,王順中老師是告訴我:看到了什么,就說什么。文無定法,見仁見智。那么,就先說說我與作者吳春富先生的文學情緣吧。
    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。這些年來,我研究民俗,喜歡看古鎮古街,春富先生工作地所在的桐城市孔城,是千年古鎮,老街風貌保存完好,乍一進去,似乎是穿越到了明清時期。這么個風水寶地,一定有豐厚的文史資料。當地的陪同人員說:“找吳春富啊,他可是孔城的活地圖。”于是,我有了吳春富先生的聯系方式,加了他的微信號,收到了他提供的關于孔城的文字和圖片資料。當然,還有他發表的不少文章。

    春富先生是省作協會員,從微信朋友圈看到,他是一位勤奮、高產的作家,經常有大作見諸報刊,出版有多部小說、詩歌、散文書籍,也經常參加一些文學活動,不愧為“桐城派”傳人。這一點,我是非常欣賞,也是非常欽佩的。

    我時常閱讀春富先生的文章,或散文,或小說,春富先生可謂是寫作上的多面手,字里行間里充滿了對傳統文化的熱愛,成為一名弘揚傳統、傳播民俗的文化人。因而,面對春富先生這部《生產隊長》,我想到了桐城的文廟、六尺巷,想到了孔城老街,想到了“桐城派”,想到了桐城大地上火熱的鄉土文化現象。

    當然,我也想到了《生產隊長》這部書中寫到的三個生產隊長和一群命運迥異的女人……

    為烘托和豐滿生產隊長的人物形象,作者不惜筆墨設計勾畫了不少女性出場,讓綠葉成蔭,來襯托紅花艷麗。在填飽肚皮成為第一需要的特殊年代,第一個亮相的女人王愛霞,能干、潑辣、倔強而富有心計,再苦再累從不輕易服輸。但是出于個人恩怨,她在對待麻子隊長的報復心態的表現上,著實有農民階層的局限性,有些令人不解和怨恨。貌美如花的趙玉蘭,因為美麗而招來他人貪婪占有的邪惡念頭,但純潔高雅的她還是能堅守心底起碼的道德底線,沒有成為紅顏禍水;媒婆湯大姑因為職業的原因,一向唯利是圖,圓滑世故,甚至會見風使舵,但她絕不缺乏應有的正義感,這正是農民應有的本色;麻子隊長的嫂子,熱情熱心,擁有一顆菩薩心腸,但是在涉及個人利益時,還是邁不過自私自利的門坎,甚至因此還搭上親生侄兒的性命……

    自古紅顏多薄命,自古女人是非多。在那個特殊的年代,女人和男人一樣,都是“一頂一”的壯勞力,吃一樣的飯,出一樣的工,干一樣的活,確實是“半邊天”的角色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作者對女性群體的描寫,應該說拿捏得恰到好處。

    我認為,一部好的文學作品,從格調上來說,主人翁一定要“立得住”,主人翁形象塑造成功了,整個作品就具有積極的意義。書中濃墨重彩的三位主要人物——生產隊長,雖然其人生經歷各不相同,但總基調是以歌頌為主,他們都是普通社員的帶頭人,都為生產隊的發展變化做出了一定貢獻。這,就是該部小說的成功之處。

    心懷野心的李副隊長屬于“造反派”一族,由“造反”而發跡,后來到磚窯廠主持工作,盡管動用不光彩的非正常手段坐上隊長的交椅,可因為一起坍塌事故而失去一條大腿。這樣描寫,肯定是有隱喻的,暗示李副隊長最終還是因為私心太重,而露出其掩藏了幾十年的狐貍尾巴。但終究瑕不掩玉,李副隊長不管使用了什么方式,畢竟為村子里的經濟建設有建樹,沒有偏離主線。

    耿直而有點武斷的麻子隊長,其作風樸實,樸實得像田地里那一株株紅高粱,看著就沉甸甸的。他踏實肯干,一步一個腳印,由普通社員慢慢成長為一個資深的生產隊長。在李副隊長倒臺后,麻子隊長眾望所歸,重新回到原本就該屬于他的生產隊長任上。而唯一遺憾的是,在后來的組長任上,因為在守護堤壩過程中,被滔天的洪水卷走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這是一個“高大全”的描述,也是本書的一個高潮,更是人物描寫的一個高峰。

    麻子隊長唯一的兒子癩痢隊長,從一個不諳世事的屁孩,變成皮包廠老總,經過家庭變故后,又從一個農民工搖身一變,成了他父親——麻子隊長的接班人。應當說,癩痢隊長繼承了麻子隊長的衣缽,是位全身心為村民服務的好隊長。他為了勸自己的伯母砍掉擋住修路的一棵棗樹,而活活氣死在任上,過早結束其并不很久的隊長任期。這就把基層工作的艱苦性、艱難性、艱巨性揭示出來了。

    70后作家徐則臣曾經說過:“當代小說中能寫好當代的并不多。其實,當代小說中寫好歷史的也不多……難的是如何將當代的‘時代感’注入進彼時的‘歷史感’……”從上面的三位生產隊長,及其以外的幾個小人物的個性展示和各自的人生經歷來看,就“如何將當代的‘時代感’注入進彼時的‘歷史感’ ”的創作實踐而言,春富先生算得是一位能將“時代感”處理得幾乎天衣無縫,比較稱職的寫作高手!

    任何歷史都是當代史。在走過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,逐步走上小康之路,正滿懷希冀地努力踐行中國夢,不帶任何有色眼鏡的當代人眼里,春富先生立足于當今視角的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中,幾乎很難找到一個明顯打上時代烙印的“好人”,或被作家人為染上特定歷史色彩的“壞人”。縱使個人缺陷在所難免,作者也不會直接點破,免得影響某個人的整體形象。而是像《史記》的作者——司馬遷那樣,巧妙地借助“互現之法”,在主人翁之外的章節中,借助他人的眼睛發現該人的缺點,通過別人的語言點出他的過失。這是符合歷史史觀的,也是非常客觀的,可見作者匠心獨運。

    正如前面所講,李副隊長一向心術不正,但他對發展經濟、村辦企業做出過貢獻,是在為公為民的大格局之內,所以在安排這個帶有優點的“壞人”的最終結局時,首先讓其高票當選,造成一種眾望所歸的假象,之后,作家才毫不含糊地讓其自私的原形在“魚塘事件”中,畢露于歷史舞臺的追光燈下。除了令其受到應有的精神懲罰外,而且還讓他付出沉重的肉體代價——搭上一條殘廢的老腿,帶著永遠無法洗除的污點,走向人生的暮年。

   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,生性倔強的麻子隊長一心為公,幾乎沒有什么私心雜念,對全村人民做出了算得上“巨大”的貢獻。但“金無足赤,人無完人”,他在滾滾向前的時代大潮面前,反應略顯遲鈍,思想難免有些保守,不能及時轉過彎來,在處理王愛霞事件時過于武斷,甚至……為了不影響這位“蒙恬”一般忠心耿耿的老隊長的整體形象,作者將他安排在濁浪滔天的大堤上,與拱衛整個村莊的英雄——堤壩一起,與其戀戀不舍的那段歷史一起,悲壯的走向人生的盡頭,來了一個完滿的結局。

    至于后來的癩痢隊長,盡管也為村民盡職敬業,甚至敢于大義滅親,堅持要求幾乎是把自己從小養大的伯母,砍掉棗樹,掃除修通道路的最后障礙。但是因為他年輕耿直,經驗不足,能力有限,作家在情節安排上,還是為他設置一個近似于父親,而又不同于父親,令人揪心的結局——竟然氣死在親人死活不愿砍倒的、那棵妨礙修路的棗樹下面,給人留下了一串無限的酸楚和深深的思索。

    有人說“回憶是一架老式留聲機上的一張舊唱片,塵埃滿布,傷害累累。咿咿呀呀,咿咿呀呀,似在傾訴支離破碎的人生荒涼,似在漫閱無盡無止的歲月滄桑。”認真閱讀春富先生的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,書中的三位隊長不同的人生結局,著實令人唏噓不已,感慨萬千。這三位隊長以及他們手下的那群社員,不管其多么的自私,無論其如何的耿直,還是咋樣的世故圓滑,甚至心胸狹窄,挾私報復,但是這些出現在作家筆下的一系列人物,沒有一個不是生活中真實存在個體,無人不是有血有肉的藝術真實的存在。他們都是實實在在的人性在作家書本中的藝術展示,更是作家理想道德準則與現實社會中復雜的人性產生劇烈碰撞后,留下一地雞毛而難以及時收拾的尷尬心態的真實再現,字里行間不乏其冷靜客觀的自我剖析。我想,這正是小說的真諦。

  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,需要幾代人,十幾代人,幾十代人的努力奮斗……”作者之所以讓這三位生產隊長依次出鏡,在不同時代的同一個舞臺上輪番上場,盡情表演,竭力展示各自不同的人生真面目。也許目的就是借此來委婉地告誡我們,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的,一蹴而就的成功從來是沒有的;生活的幸福需要我們一代代人,前赴后繼、接力跟進的奉獻;社會的每一次進步不是某個人投機取巧而偶然能為之,它是無數像麻子隊長父子那樣帶領村民,認準目標,執著前行,付出無數汗水,甚至生命的代價才能換來的結果……


    所以,閱讀春富先生這本《生產隊長》,并沒有多少時空相隔,故事并不遙遠,人物就在眼前。實感是小說的生命,真情是人間共鳴。愿春富先生在今后的創作中,以自己的真情實感,來奮力謳歌偉大的新時代!

    作者簡介:張守福,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信息處副處長,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、安徽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春來江水綠如藍 于 2018-04-13 18:53:38 對此帖進行了編輯!
    發布時間:2018-04-13 18:53:39
    <- 單擊可收縮全部回帖  編輯帖子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
    回復:省政府辦公廳信息處張守福:一個時代的交響曲————評桐城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
    41 樓
    春來江水綠如藍
    主題:27
    回復:53
    注冊時間:2008-10-21
    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里的工商業思想與實踐
    方云龍(桐城市商務局副局長)
    當我結合自己的工作崗位,再次讀吳春富先生的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的時候,我發現《生產隊長》里有很多記錄、描寫從六十年代初到改革開放后的一段歷史時期,廣大農民萌動的工商業思想意識及實踐,而這方面的真實敘述又從一個側面印證我第一次的評論:這部小說從某種意義上就是一部桐城農村基層發展 史。
    相信大家對《生產隊長》里的李副隊長印象很深刻吧,他是分管副業的副隊長,生產隊的領導人之一, 同時也是隊辦企業窯場的負責人,更是所在生產隊農民的‘工商教父”。首先他思想比較先進、解放,商業思維相當敏銳。他根據當地土質粘性好的優勢,主張因地制宜辦窯場,在大家為辦窯場資金短缺時,他又提出農戶湊錢、按出錢多少分紅的解決辦法,其實后來人們搞的股份制,本質不就是那么回事嘛。在當時的環境下李副隊長比同時代的人思想超前二三十年;在四清工作組撤走后,生產隊社員鬧春荒時,李副隊長受命于危難之際,再次向大伙兒彰顯了他的商業思想和才華。他組織召開社員會,啟發大家開動腦筋,當有人提出“扛木料賣”做炮竹”這些在當時還算投機倒把行為是否可行的問題時,李隊長因勢利導,說如果木料是親戚家的、炮竹賣給供銷社就行,換句話說,就是要解放思想、用活政策;而他本人始終是商業實踐的帶頭人。家里先是有個碾米機,后來又添了碾粉機,“四人幫”倒臺后,又養殖了九頭豬,以至公社在找萬元戶”時首先就想到他,把他當作致富典型宣傳。
    從《生產隊長》里描寫的物象、事件等方面來看,可以推斷這個生產隊是位于城鎮邊上的一個丘陵地帶的農村單元,這里的農民比邊遠農村的農民接受新事物新思想要好得多,加上有李副隊長這樣工商教父”,因而生產隊里工商思想萌動與實踐比較多。荷花的老公是個走四方的貨郎,即挑著小貨擔的游販,有時是賣日用百貨, 有時是農村人用雞毛貝殼等換針線。在農村經濟環境稍有寬松時,他就回家開小店。改革開放后,又與小癩痢一起辦起了皮包廠, 主管銷售;在全隊各家想辦法度春荒時,郭大根想到了利用祖傳技藝配伢豬, 居然也有不菲的收獲。當他天黑馱著一大袋大米回村時,章四八就調笑他:“你出去一天就日回一袋大米,你太能日了!”社員們看著一大袋白花花的大米 ,都非常羨慕;章四八則跑到鎮上供銷社前的地攤旁,也擺個攤子賣起了老鼠藥;“四人幫”倒臺后,農村經濟政策寬松了,謹小慎微的葉會計還是偷偷摸摸地在家里加工鞭炮,相比之下,思想落后了一步;媒婆兼接生婆湯大姑、說書的胡瞎子、配鑰匙兼修傘的等,這些書中出現的五行八作,其實也是歸于商業類,前兩者是靠嘴皮子吃飯,后者靠手藝賺錢。書中用-定的筆墨寫湯大姑,這個見風使舵、油嘴滑舌的中老年婦女,“二業兼顧,小日子過得油光滋潤。
    工商業思想意識給當時農村帶來的影響,既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。正面的當然是搞活了農村經濟,關鍵時期解決了農民的“肚子”問題,如小說中寫了窯場年底分紅的情形:全生產隊男女老少都來到了程家堂屋,每家拿到了分紅的錢,都喜滋滋的。并且這種工商思想意識在改革研放后,必將釋放出巨大的發展動能,這里的農民是最有可能成為率先致富者。古語云:“無奸不商,無商不奸。"這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,所以現在我們強調‘市場經濟是法制經濟”。負面影響主要是把人的自私自利的本性喚醒,人的自私自利、唯利是圖肯定不利大集體生產,書中幾乎對每個工商業思想意識較強的人,都寫到其自私自利、唯利是圖的一一面。如:當葉會計老婆前去湯大姑家求她說媒時,她故意拿捏,目的是為了顯示本事和加倍的回報。而當周家得知姑娘已經懷有葉會兒子的種時,反過來上門找湯大姑說合,湯大姑又是裝腔作勢一番。 還有李副隊長在集市上買豬仔時,明明是看上了人家的七頭小豬仔, 卻用盡套路,以最低的價錢成交。甚至李副隊長后來當上隊長后,更是費盡心機將隊里魚塘承包給外地人,自已從中得到好處。至于荷花男人每年回家時以包把兩包好煙討好隊干部、章四八夸大老鼠藥的效果、配鑰匙兼修傘的造反奪權煽動等,無不是商人思想的不守本分、唯利是圖的表現。
    也許正因為工商業思想意識與實踐具有負面的影響,所以當時高層對此有些舉棋不定,政策時松時緊。小說中專門描寫了李副隊長兩次被批斗的細節場景、李隊長與麻子隊長在工商業上思想不同而產生的斗爭及此起彼落等,使得全書結構更加嚴密,環環相扣。
    《生產隊長》里工商業意識與實踐頗耐人尋味。有人生產活動的地方,就有商品的買賣交易就有工商業的經營活動,從這個意義上講,任何時代、任何社會單元都不可能真正禁止商業活動的。
    回帖時間:2018-11-16 22:14:32
    回復:省政府辦公廳信息處張守福:一個時代的交響曲————評桐城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
    42 樓
    春來江水綠如藍
    主題:27
    回復:53
    注冊時間:2008-10-21


    長篇小說《老街》后記(一)

    吳春富

    二十五萬字的長篇小說《老街 》終于在農歷二〇一八年尾收工了。
    《老街》小說是以老街上的三個戰友故事為線索展開的。背景是老街。展示的是老街厚重的歷史文化,人文風情。
    小說中有父親與他的兩個老戰友的影子,僅僅是有影子。
    父親是抗美援朝老軍人,孔城老街人(街后農村),父親生前(2017年去世,88歲)說,1951年孔城老街20多個人去朝鮮,最后只回來了6個人。
    父親與幸運回來的其中兩個戰友因為孩子的出世結為了干爺,戰友情誼因為干爺的關系固定了下來。一個干爺當年在廬江白湖農場管勞改犯,一個干爺當年擔任孔城小鎮主要領導。父親與他們的關系一直保持到他們生命的終結,以至我們這一代還保持著往來——這是戰友情誼的佳話。聽父親說,他當年本也在白湖農場管勞改犯,是響應黨的號召回到了農村老家(農村缺文化人,父親讀過高小)。父親是一個農民,兩個老戰友都是干部,父親能與他們保持幾十年的關系而不生疏,在我看來是了不起的。
    父親如何與他們兩家保持關系,我打小就知道。農村里收油菜了,打了香油,盡管家里只分了兩三斤,父親必拎一斤,自己送到老街上干爺家或差我們送去,父親說,自己生產隊打的香油香;過年生產隊打了塘魚,盡管只分了三條鰱子,父親必拎一條自己送去或差我們送去,父親說自己生產隊的鰱魚鮮。我們每次送去的時候,干爺干娘嘴說,不要哦,不要哦,眼卻笑瞇了縫,然后捧糖給我們吃,留我們吃飯,我們回時,干娘還塞糧票、布票給我們帶回家。母親沒有時間做鞋,我們常年打著赤腳,記得每年端午的時候,干娘總送鞋到我們家,我們小孩子見到鞋特別高興。廬江白湖農場的那個干爺隔幾年回一趟老街,每次回來,都帶農場生產的那種白紙卷的無任何標識的煙——白紙包煙。父親愛好抽點煙,往往差我們到老街上去買一支煙過過癮,對于廬江干爺帶來的整包整包的白紙煙格外的開心。當然每次白湖農場的干爺離開老街的時候,父親總弄些老街的東西讓他帶回勞改農場。
    在如今這個整天玩朋友圈的時代,朋友間的感情是不是像朋友圈的名字一樣被“圈”住了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越是整天玩朋友圈的人,朋友丟失得越多。這就讓我想起了父親與那兩個干爺,他們什么也不會玩,卻把戰友感情“玩”到了生命的終結,“玩”到了地老天荒,“玩”到了讓下一輩仍在傳承。
    這是一種美德,民間的樸素的美德,我們中華民族就是靠美德凝聚的。
    必須弘揚這種美德。過去有必要,在現今這個年代更有必要。
    已經出版了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,小說出版后的某些方面超過我預期。長篇小說《長青洲》在天涯連載了,個人認為寫得比《生產隊長》厚重,因為我注重了寫作技巧,注重了思想性與藝術性,不過還沒有出版。這部長篇小說《老街》實際上醞釀了三年時間,為此閱讀了莫言的長篇小說《蛙》、余華的長篇小說《活著》以及路遙的三卷本長篇小說《平凡的世界》,今年(2018年)春動筆,至現在已一年時間,其間有些雜事,但悠悠萬事,唯此為大。
    寫這三部小說——三部曲,說老實話,不是為了出名,不是為了掙錢,而是一種責任,一種使命。第一部長篇是獻給父輩的,因為父親當了三十多年的生產隊干部。他們作為農村最基層的干部,對于帶領農民解決溫飽以及中國農業的發展做出了實實在在的貢獻;第二部長篇是獻給我自己的,因為我在一個“孤島”——我稱為“孤舟”的地方幾乎呆了三十年,很少有外來者知道作為一代畢業生在那個地方的奉獻,以及在那個被稱為“孤舟”的地方我的心里承受。
    長篇小說《老街》是在桐城市區羊子路的一個茶吧里策劃的,參與策劃的是對老街有大情懷的幾個人,基調定的是以孔城老街后重歷史文化為背景,展現孔城老街濃厚的風土人情,人物故事;或者說以孔城老街濃厚的風土人情故事展開,展示千年古鎮與悠久老街的歷史厚重。老街人會老去的,相信有了這部《老街》小說,老街將永久地存活在老街后輩人的記憶中。
    寫這部長篇《老街》我是獻給故土老街的。我是地地道道的老街人,老街歷史這么悠久,文化這么厚重,過去曾經那么的繁華,現在隨著老街修復、引江濟淮暨高鐵經過孔城,又將會重現昔日的繁華。我覺得我有責任,我應該擔當,為千年古鎮、為歷史文化厚重的老街作傳。
    感謝孔城這塊土壤。
    感謝關心、支持小說《老街》寫作的孔城鎮、教育局暨方方面面的領導、朋友。
    特別感謝孔城籍老領導、現雙港鎮黨委副書記陸為兵對《老街》小說寫作的持續關注與鼓勵。
    回帖時間:2019-01-25 22:01:28
    回復:省政府辦公廳信息處張守福:一個時代的交響曲————評桐城吳春富長篇小說《生產隊長》
    43 樓
    春來江水綠如藍
    主題:27
    回復:53
    注冊時間:2008-10-21
    長篇小說《老街》尾聲

    肚子餓了!肚子餓了!一大清早上就出門,忙著不得歇,走!我們現在到飯店去吃飯!妖精嚷。
    眼鏡開始還以為在她家吃飯,沒想到妖精客氣帶自己上飯店。已經是中午時分,太陽從正中照著街面,人又多,有些熱,街上的游客額頭上泛著油光。
    三個人重新擠在人流里,是往中街的方向。
    妖精把自己帶倒哪里?眼鏡心里嘀咕。
    到了!到了!就是這里!妖精大步邁進了一家飯店。眼鏡抬頭,見上面掛著招牌:趙小發炒細菜。
    咦!趙小發……趙小發……。看到這個招牌,眼鏡還記得當年趙小發偷炒細菜的事,他想,趙小發比自己年紀還大,難道在開飯店?
    妖精見眼鏡沒有跟進來,罵男人:你怎么不喊一聲隊長!她對眼鏡喊:快進來!快進來!遲了沒有位子了!
    趙小發開的?眼鏡疑惑地問。
    趙小發小兒子四清開的,打著老子招牌。
    哦。眼鏡終于明白過來了。他四下望望,見樓下七八張飯桌都已經坐滿了游客,沒地方坐了。
    走!走!上樓!上樓,樓上有雅座!妖精本來就沒有打算在樓下吃飯,這次她要鄭重地招待眼鏡。妖精,妖精,她老來更精!像年輕人一樣噔噔噔地上樓梯。
    眼鏡跟他屁股后面上到樓梯口。
    誒!這不是小蓮嗎!這不是小蓮嗎!你也回老街來啦!你也回老街來啦!妖精在樓上吃驚萬分地喊。
    小蓮也回老街了!小蓮也回老街了!眼鏡聞聽一顆本來跳動很慢的心劇烈地跳動起來。他按了一下胸口,怕心臟跳得太快人一下子吃不消。
    隊長!隊長!你看看——你看看——你快來看看!這是誰!妖精不顧樓上還有其他客人,忘乎所以地喊。
    眼鏡一時呆住了,他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樣急迫萬分地到小蓮面前,而是不知所措,邁不開步子了。
    試想,他日思夜想三十多年的小蓮就在樓上,就在眼前,他如何不激動,如何能不激動呢!
    老淚縱橫……
    這次他到老街上來,就是想碰碰運氣,能不能見到他日思夜想的女人,日思夜想的小蓮。之前他還在想,自己今年七十多了,垂垂老矣,這是最后一次來老街了,這次見不到小蓮,這生就再見不到小蓮,只有來生相見了!
    想到來生,眼鏡心里難受極了。
    隊長!隊長!快來啊!快來看小蓮!妖精幾乎扯著嗓子在喊。
    誒——誒!眼鏡顫顫巍巍地邁開了腿。




    回帖時間:2019-03-23 16:22:24
    發表新主題 回復主題
    所有來帖僅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網立場。發布新帖,請進入每個版塊后,再進行發帖!
    請尊重作者版權,轉帖請注明作者、出處并保持完整。如需轉載本站首發帖文,請聯系我們。
    快速回復主題
     友情提示 標題 發帖表情
     為保持論壇的清潔,請不要惡意灌水。
    內容
    圖 片 上傳圖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!
    驗證碼   請輸入圖片中文字
     
     
   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辦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辦公室 承辦 皖ICP備11008638號
   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    郵編:231400 電話:0556-6139361 市民論壇QQ群:63047721
    [頁面執行時間: 0.260081 秒]
    广西快3推荐
  • <input id="quapo"></input>
   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quapo"><tr id="quapo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div id="quapo"><span id="quapo"></span></div>
  • <input id="quapo"></input>
   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quapo"><tr id="quapo"></tr></progress>
  • <li id="quapo"></li>
  • <div id="quapo"><span id="quapo"></span></div>
    重庆老时时网页 重庆时时彩官方同步 微信群狼群二维码 天津时时结果表 31选7历史开奖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一定牛 浙江20选5预测号码 20选五中四个多少钱 1000炮 金蟾捕鱼 福建时时中奖规则